《大魏鎮國公》[大魏鎮國公] - 大魏鎮國公全文第5章

「今日御書房,你才華橫溢,嶄露頭角,會惹有心人窺伺。」

「你爹爹的死本就是迷離,是被奸人毒害,有人不想看我陳家做大,所以才會害你父子。」

「姑姑本想你做個逍遙王爺,不要涉及朝堂,卻不想你還是捲入其中,日後你定要小心行事,不能輕信他人。」

看完書信,陳寧眉頭緊鎖,陷入沉思。

說起來,這其中似乎還真的有陰謀。

陳寧的老爹陳光瑞,那是萬人敵的大將軍,體格壯如牛,可就在封王三個月後,忽然重病不起,沒幾個月就一命嗚呼了。

老爹死後,姑姑曾偷偷找仵作驗屍,證實了老爹是中毒身亡。

再想起昨夜,陳寧依稀記得,當時自己已經喝的爛醉,好像是被人架着一路亂走,再抬頭就到了三公主的寢宮。

這明擺着就是推波助瀾,誘導陳寧犯罪!

確實,是有人想害死自己!

所以是誰?

回府之時,陳寧想了一路,也沒想出個所以然來。

「哎,看來這個王爺不好當啊!」

陳寧嘆息,揉揉額頭,「此事也急不來,得慢慢調查,到底是誰要害我。」

片刻過後,馬車也停了下來。

「王爺,我們到了。」

馬夫低呼一聲。

陳寧應聲跳下馬車,抬頭看去。

眼前是一座高門大院,其上青磚綠瓦,掛着一副「鎮國王府」的金字牌匾,恢弘氣派!

「嘖嘖,不愧是王府,就是大啊!」

陳寧讚歎一句,走進了王府中。

可隨着陳寧了解王府,臉色卻越來越差。

這王府除了大,一無是處,裏面空空蕩蕩,前院沒門牆,後院沒花園,目之所及全部是荒地。

就連桌椅板凳也破舊不堪,只有他房中那張紅木大床還算看的過眼。

至於僕從下人,只剩下了一個老管家陳福,還有幾個十歲出頭的小僕從。

諾大的鎮國王府,能賣的都賣光了,只剩下一個空殼。

「所以,誰能給我解釋解釋,這是怎麼回事?」

陳寧揉了揉額頭,坐在缺了角的椅子上問道。

「王爺,老奴有罪!」

老管家陳福低下頭,沉聲道:「往日您都住在青樓,根本不回家,花銷太大,家中無法支持,老奴只能自作主張,把府中能賣的都賣了……」

這原主,生前真是名副其實的敗家子!

「把賬本拿來看看。」

陳寧接過賬本,翻了半天一算,差點氣暈過去。

這王府不但沒錢可花,到現在還欠了青樓一千多兩銀子。

這一千多兩的欠款,按照陳寧每個月三十兩的俸祿來還,得還三年。

好在陳寧大小是個王爺,青樓也不敢催賬,只是每到月初象徵性問一下。

可王府已經兩個月沒給青樓結賬了,這消息若是傳出去,陳寧這個王爺的面子又往哪放?

「我想到了我窮,卻沒想到我會這麼窮……吃完飯,得仔細想想怎麼賺錢。」

陳寧微微嘆息,轉頭問道:「福伯,所以我們午飯吃什麼?」

「王爺,您回來了按說要吃點好的,可家裡只剩下鹹菜和米了……」

陳福小心翼翼回應。

其餘幾個僕人都低着頭,垂頭喪氣的。

陳寧嘆了口氣,「那就鹹菜米飯,清清胃。」

雖然話是這麼說,但真到吃飯的時候,陳寧還是吃不下去。

「是真窮啊!」

陳寧用筷子戳了戳桌上的蘿蔔鹹菜,又看看手中那碗綠豆粥,長嘆一聲。

「靠!不行!老子要賺錢,晚上一定要吃上肉!」

陳寧兩口喝完綠豆粥,站起身來,仔細思索。

他腦海中有很多賺錢的路子,比如提純粗鹽,找香料,做口紅,內衣,提純白酒……

猜你喜歡